• 怀念林绍文教授一一我院生物学教研室的奠基人

    2018年04月26日 11:13 李贵真 点击:[]

    (图片来源网络)

    惊悉林绍文教授于1990年7月10日在美国离世。闻讯之下不胜悲痛。回忆自1938年到40年代初,教授在贵阳医学院任教,迄今已半个世纪。当时的情况仍记忆犹新,怀念之情难忘。

    当时我院创办伊始,一切处于空白状态。教授协助院长,改建两广会馆,筹备教室,从房屋到室内设备,多方想办法,都在极为困难的情况下惨淡经营,俾能在短期内开学上课。他精力充沛的身影,显示的才智音容以及和蔼乐观的态度,鼓舞着大家。

    当时生物学为全年课,周学时18,无任何课本。他凭讲稿上课,讲课生动、系统。尤其是生物学教学中不可少的粉笔画,他边讲,边画,既快又准确地活现于黑板上,使人印象深刻。一堂课既是传授知识,又是一种享受。在设备极为简陋的情况下,他带领我们外出采集、培养、并制做标本,事必躬亲,终日里外忙碌。使生物学是第一门开出实验的课程。在大多的星期天,我们跑遍了贵阳周围的大大小小山林和溪流,不辞劳苦地采集标本。当时贵阳市郊区生态环境尚保持着自然状态,区系甚为丰富。无论从树林中,洞穴中,或溪水池塘中,都可采到多科标本。教授边采边讲,还不时伴随着歌声,我们在获得标本的同时也获得了知识。更难的是如团藻、淡水海绵和甲壳纲的丰年鱼等(现在贵阳均已绝迹),以往只在书本上见到的,我们采到活生生的,其乐趣难以形容。

    当时我和大雄兴趣较广,除上述之外还在检查并制做动物标本时,其体内、外寄生虫均一一保留(他也在准备寄生虫实验标本)。我开始注意到蚤类。教授提出了研究跳蚤的建议。他临行前赠我一本Ewing, 1929《体外寄生虫》专著,至今犹在我们案头。教授对我的鼓励迄今未曾或忘。

    教授长于音乐。常于下午课后,趁夕阳尚在,在草棚实验室门]外,聚集一些青年教师和学生一起歌唱。大家自己抄印歌谱并找来风琴伴奏。我们的四部音混声合唱振荡在环山之中,消除了一天的疲劳。不但自己欣赏,还曾举办市内演出。

    教授于四十年代初离筑赴港,但仍怀念我们生物学教研室。他收集了一批海产标本装箱运来。我们整理后上架,成为贵阳的第一个小型的海产生物陈列室。可惜在黔南事变中,连同其它一些标本尽皆遗失。

    教授生于1907年,来贵阳时三十岁稍过,但已获燕京大学理学士和硕士,美国康乃尔大学博学士位,已曾任厦门大学及山东大学生物学教授兼系主任,并多所建树。兹后历任上海中央水产实验所首任所长。又在1949一73年间任联合国粮农组织渔业技术顾问,化育淡水鱼虾,力事养殖推广。对东南亚农村经济之开发和第三世界人民营养之改进厥功尤伟。曾获泰国和新加坡大学荣誉博士。退休后在华盛顿(西雅图)和迈阿密大学任名誉教援,仍孜孜不倦地工作。曾出版专著二册,论文及报告四十余篇。被誊为“一代水产宗师”和“美国养鱼之父”。

    教授道德高尚,工作艰苦卓绝,科学造诣深邃,其丰功伟绩为中外所共仰。他是出色的教育家,桃李满门。对后学之帮助和鼓励以及学以致用之道路堪为科学家之表率。教授是贵阳医学院开拓者之一,更是华夏民族的光荣和骄傲。绍文教授永垂不朽。

    作者简介:李贵真教授(1911-1999),国际知名的蚤类学家,历任贵阳医学院生物学系主任、基础部主任、副院长。林绍文教授是李贵真教授从事蚤类研究的启蒙导师。

    来源:1990年《贵阳医学院学报》

    上一条:两代科学家的心血与友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