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53届校友虞以新:热心肠,淡泊名利,携同行,投身科技

    2018年05月19日 12:45 张石 点击:[]

     

    北京电视台《晚晴》栏目2017年12月播出《虞以新:初心未变 与虫为伍

    校友虞以新研究员是我校1953届昆虫学班毕业生,上世纪90年代担任我校北京校友会会长,自掏腰包积极组织北京校友参加各项活动。他是我国著名寄生虫病专家,为祖国的医学事业做出了重大的贡献,他卓越成就和高尚的品质令人十分敬仰,获得群众赞誉。

           

    贵阳医学院1950级昆虫班与孟庆华老师(三排左四)于1952年合影留恋,三排左三为虞以新校友

           

    贵医北京校友会1996年聚会

    贵医北京校友会1997年聚会

     

    贵医北京校友会1999年聚会

    1992年9月14日光明日报第一版,专题报导今特转载于下:

    “协作难”一直困扰者科研攻关,而在刚刚获得1992年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全军大协作会上,来自上海、空军和北京、沈阳、济南、广州、南京、成都、兰州、新疆军区等10各协作单位代表,联名写信致主题负责单位军事医学科学院,为课题主持人虞以新研究员请功,纷纷要求今后继续跟他合作。

    改革开放以来,虞以新还先后主持过“中国蠛蠓研究”、“珍宝岛地区蚊蠓调查与防治研究”、“南部边境蚊蠓及其防治研究”等一系列大型协作研究项目,均获得圆满成功,而每次课题结束时,都赢得协作单位和合作者的盛赞。本研究所与他朝夕相处联手合作了20多年的同事安继尧说:“老虞身上有一种吸引人的特殊魅力”。

    今年62岁的虞以新是我军颇有成就的医学昆虫学家,特别是其蠓科研究的深厚造诣,使他在国内外学术同行中颇有影响。但是,他主持协作研究时,从不以领导者、权威者自居,而是以诚挚待人。以为8年前的合作者在最近写给虞以新的信中说:“我非常留念当年和您在一起的那段宝贵时光。”

    “搞协作研究首先要想到自己能为对方做些什么。”虞以新总是这样告诫自己。与他合作的伙伴多数是学术地位不高的年轻人,他们在研究中经常需要虞以新的指教,而虞以新不仅有求必应,还主动想办法帮助他们。他的信多,仅主持“边海防重要吸血双翅目昆虫调查研究”的三年中,协作者寄给他和信函就有700多封,其中多数是请教信。而虞以新的原则是有信必回,并且尽量当日回。这样,他平均三天就要回两封信。一次,他在信中听说兰州军区调查组因观察不到细蠓受精的实际情况而研究搁浅,便亲自赶往宁夏作现场调查。在显微镜下,他奇迹般地将只有0.75毫米的细蠓解剖,取出受精后形同“菊花”样的受精囊让他们看,使问题迎刃而解。有一年虞以新主动与军区联系搞一项协作研究,并提出研究构思和设计。后来,对方在他的指导下逐步能够胜任全部工作了,虞以新便撤出来,由“第一负责人”变成“顾问”,但依旧定期通信指教,给对方寄学术刊物,传递最新情报信息,还几次到该单位现场指导。跟他协作过的同志几乎个个深有感触:“跟着老虞,绝不会白干。”

    名利问题是科研协作的敏感区。在“边海防重要吸血双翅目昆虫调查研究”的一次科研协调会上,虞以新明确表态:“我们不搞一个大‘金瓜’,要结出一串串的‘葡萄’,结在参加研究的每个同志头上。”发现昆虫新种的机会对于任何一个昆虫工作者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各军区的同志把采集的大批标本交给虞以新,他在鉴定出新种后总是教采集者撰写新种报告,然后自己修改,有时甚至重写,而署名则排在后面,一个人出版专著的机会也是有限的,遇到这种情况,虞以新首先想到的是参加研究的协作者。东南沿海地区调查工作总结需要出一本专门集,虞以新本来可以一气呵成,但他故意留出一些章节让大家分头写,由他修改把关,为的是让协作者联合署名、成果共享。“边海防重要吸血双翅目昆虫调查研究”取得巨大成功,而该研究采集的200万昆虫标本,首次发现的60余昆虫新种,发表的130多篇论文和调查报告、4部专著、4本手册和分布图集以及我国第一个吸血双翅目昆虫电子计算机数据库等具体成果,则分散在各个单位,参加研究的每个同志都有研究成果,都分别署名发表过论文。据统计,近10年来,虞以新主持和参加蝗科研项目中,有十几项成果先后获得国家和军队科技奖励,而他申报的只有3项,其他均由协作单位主报或单独申报。


    荣誉属于人格高尚的人。虞以新在中国医学昆虫领域做出的贡献及其表现出来的团队协作的可贵精神,得到上级充分肯定。他先后二次荣立三等功,并提前晋升技术职称。继评为总后“先进科技工作者”之后,解放军总政治部又批准他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

    【校史馆 李晓芬 蒋林原 整理,照片由虞以新及女儿叶青提供】

    上一条:李鸿汉:红心向党,百岁老人弥留之际嘱托儿子帮交党费 下一条:1994届校友蒋红梅:薪火相传 弦歌不缀

    关闭